Ut enim ad minim veniam, quis nostrud exercitation ullamco ommodo consequat.

Monday to Friday: 9-20
Saturday to Sunday: closed

與建築師Vicki Karavasil對話

In The Creative Chair - A Conversation with Vicki Karavasil

服務於Elenberg Fraser建築與室內設計公司的建築師Vicki Karavasil,秉持以人為本理念,同時也是澳洲永續性設計先驅。在本期的 In The Creative Chair 對談,Vicki 分享她近期作品的看法-位於墨爾本,宛若有機體的Market Lane (Steelcase最新WorkLife Center也位於本大樓內) ,也談到她最喜愛的服裝設計師,以及常聽的有關於建築的podcast。

還記得什麼時候妳第一次發現到自己想要當設計師?

我一直都希望做些可以發揮創意的事情,而且很早就接觸到建築,我爸爸是建築設計師,我會看著他在家中閣樓使用他的畫圖桌工作,而我媽媽是畫家,因此我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畫畫。

是甚麼原因讓妳對建築產生興趣?

我直到十幾歲的時候才開始思考從事建築相關工作。當時我有機會體驗從平面設計到景觀設計等不同的工作,直到我嘗試建築相關的工作,我馬上就愛上它。建築是個相當廣泛且具創意性的領域,我認為那個領域有足夠的空間讓我在其中表達我自己。

妳是特意選擇從事與環境和社會意識相關的專案嗎?

我對於當今建築案的評判之一是許多建築物缺少了一種情感連結。對我來說,重點並非只是打造出實體物件,而是必須有所作為、改變現狀。我發現使用永續性仿生學設計方式,並思考將身心健康等面向轉化為建築的一部分,能對人們日常生活產生更大的影響。

我發現使用永續性仿生學設計方式,並思考將身心健康等面向轉化為建築的一部分,能對人們日常生活產生更大的影響。

在疫情期間,居住和工作在墨爾本對妳的創造力有何影響?

這場疫情改變了使用辦公室的方式,讓我們意識到那些因居家辦公時失去的社交因素。就個人而言,我喜歡擁有選擇在家和辦公室工作的彈性;辦公室提供了與團隊連繫和創意思考的機會,但是在家安靜且專注的工作也很不錯。

疫情是否改變妳未來設計辦公空間的方向呢?

辦公室設計早已發生變化,並不只是因為疫情驅使而改變,最重要的變因之一是Y世代不像前幾個世代一樣,他們不喜歡只待在一間辦公室或公司裡工作,他們尋找不同的事物,而我們也逐漸了解他們的渴望。在不久的將來,他們將會成為主要勞動力,因此辦公空間必須與Y世代產生更多的關連。

最近設計了專注在健康和休閒的辦公樓設計案-Market Lane,人們說那是 “非辦公室的辦公室”;而墨爾本人以維持工作和生活平衡上著稱,所以是怎樣的操作呢?人們現在花較長的時間在辦公室裡嗎?

重要的是保持靈活度,讓人們以他們舒服的方式工作。在Market Lane (如下圖),辦公室結合了戶外空間,人們能夠接觸像是瑜珈課等活動,而室內設有淋浴間,可以在運動或騎腳踏車到辦公室後梳洗;我們同時也想到了食物和飲料,人們能夠享用健康的午餐,或是在工作過後一起喝一杯。這個辦公空間有如一個社區,能夠藉由分享知識使人們接觸新的思維 (cross-pollination) 是很重要的,因此在社區裡面有開放式工作空間,當想要獨自一人時,也能使用帶有隱私感的場所。以上所提到的似乎微不足道,但卻真實的影響著人們的行為。此外,我們還參考了大自然,將那些能夠鼓舞人心的自然生物帶入空間,並確保新鮮空氣的流動;我們需要將建築物理解成有生命的物體。

妳能給予考慮從事建築相關專業的人最好的建議?

當你開始決定未來所學時會讓你備感壓力,尤其在建築學校學習需要耗費許多心力,這是條漫長且困難的道路,因此你必須喜愛你的選擇。雖然有創造力很重要,但更重要的是學習為作品說故事的能力。

需要靈感時妳會怎麼做?

我已經有好一段時間沒有畫畫,但我一直想到自己是多麼的享受利用壓克力顏料實驗、剖析自己的想法,並在一張圖片中創造出拼貼畫的效果。將事物解構成更小的東西,並探索他們的細節,如此的做法貫穿了我的工作方式。我喜愛旅行和學習不同的文化,特別是經由建築和食物了解當地文化;我喜歡到非觀光區看人們如何生活和行動。當你不是在工作的時候,壓力變得比較小,也有較多的時間,那代表著我可以四處走走看看,能真正的了解事物。在無法旅行的疫情期間,我和未婚夫喜歡烹飪,嘗試不同的餐廳,墨爾本有著令人極為訝異的多元餐飲文化。

最令你驚喜的創作經歷?

義大利之旅非常具有啟發性。這個國家有著豐富的歷史、佛羅倫斯和羅馬有如西方藝術與建築的縮影,當進入一些建築物時澎湃的情感讓我自己都覺得驚訝,許多現代建築無法如此觸動人心,但多數義大利建築在我進入時會有想哭的衝動。日本藝術與建築雖然與西方迥然不同,卻在景觀與人民間擁有相同的靈性連結。個人很欣賞日式工藝特有的感性 – 設計師與藝術家們專注微小細節,並有多種方式填滿空間。

妳的設計非常現代,卻似乎對於歷史建築有一種迷戀,請問你有喜愛的設計年代嗎?

有的。在我的設計裡不是那麼明顯,但我很喜歡現代主義的建築,空間和形狀成為純粹的展演,既美麗又不失功能性。

妳會建議想要更了解建築的人聽那一個podcast呢?

我一直都很喜歡聽Luke Jones和George Gingell的About Buildings + Cities。他們的podcast有關建築、大樓和城市,非常有趣,而且他們會深入探討到許多細節,我喜歡他們分析細節的方式,例如:他們會剖析一個住家,討論其中的設計理由。

疫情過後,妳希望第一個旅遊的地方?

我很想要去西班牙和法國,因為美食和建築。到西班牙的話,我想要去看看高第的建築,好更進一步了解他如何將生物學運用到他的設計,也算是我的特殊興趣。法國的話,我希望能拜訪巴黎,以及看看葡萄酒區和鄉下製作起司的地方。

妳有個人的象徵嗎?

我不會為了任何圖樣而追求流行,我比較偏愛乾淨的美學,我有很多單一顏色的衣服,永遠會是同一色調和外觀,而且大多是黑色的。我也喜愛柔和的顏色。

如果不當建築師,會想從事甚麼工作?

絕對是與創意有關的工作,像是服裝設計,我認為都有著相似的心態,此外,我喜歡實驗性的部分,尤其是在材料方面。

妳有喜愛的設計師嗎?

荷蘭服裝設計師Iris Van Herpen。她的作品非常的棒,那正是我所說的將設計提升到更好的境界,單純使用設計表達想法。她的服裝設計經常參考自然和生物的結構,搭配著出色工藝,是當我在設計時希望自己參考的:生物學和世界上的自然物質,也就是每天圍繞著我們的自然事物;那是優化、適應和理解建築物,並將其視為具生命的生物體的最佳參考。對工藝手法的關注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。

墨爾本的設計師呢?有任何一位當地的服裝設計師是妳喜歡的?

我最喜歡的澳洲服裝設計師是Tony Maticevski。我非常欣賞他使用布料的方式,他利用對織品的認識創造出令人驚艷且複雜的作品; 雖然作品結構性強又堅固,但卻帶有流動感。

最近妳給予他人或收到的最佳禮物?

我並不重視物質,比起東西,我更喜歡體驗。我給過最好的禮物是搭乘熱氣球穿越維多利亞州的雅拉河谷 (Yarra Valley)。我們從一大清早就升空,看到最令人驚嘆的景象-牛群躺在牧場的草地上沉睡著,我永遠不會忘記漂浮在牛群上方俯視著牠們的體驗。

欲了解本文提到 ”非辦公室的辦公室”-Market Lane,可至https://www.steelcase.com/asia-en/research/articles/chapter-3-office-glimpses-future/ 進行了解。

In The Creative Chair

0

#In The Creative Chair

是一創意對話系列,為您帶來當今國際舞台上既活躍、且與眾不同的創意思想家和設計師們內心世界。每次的對話將會分享他們的想法和靈感來源,進而激起新的討論與思考。
0

Do What You Do Better, Have Fun at Work!

分享此篇文章:
en_USEN